活動剪影
106年 IO Talk論壇第一場次「FR家族的统一版IFLA-LRM與RDA」於國家圖書館舉辦(106.06.30) 106年 IO Talk論壇第一場次「FR家族的统一版IFLA-LRM與RDA」於國家圖書館舉辦(106.06.30)
106年 IO Talk論壇第二場次「『ALA 2016分編知能草案』的省思」於國家圖書館舉辦(106.08.11) 106年 IO Talk論壇第二場次「『ALA 2016分編知能草案』的省思」於國家圖書館舉辦(106.08.11)
編目園地LINE@
編目園地LINE@


:::

資訊組織諮詢服務

編目政策與管理 機讀編目格式 編目法
分類法 主題法 作者號及輔助區分號
權威控制 其他 未分類
姓名 圖書館從業人員
問題 您好!本人於工作時進修國會圖書館分類法,現對作者號後方的克特號有疑問。
現有一書名為:
小奴才的修煉之道 : 陶傑散文精選/陶傑

現知此書號為PL2908.O153 X56 2010。

"陶"字最後一個字母為O故為.O,但根據何種原則得出153?
另外,是否根據"小"字得出X56?

2018年5月19日 多謝解答!
答覆內容

"圖書館從業人員"您好:

 

首先稍微說明一下,雖然書次號(book number)也可被稱為作者號(author number),但在國會圖書館分類號中所出現的克特號不一定都是取自作者,特別是在文學、藝術、社會科學等類,必須依本表上的指示取克特號,其克特號也有來自主題複分的情況(依主題取克特號),因此,在這裡的說明中,我們改以第1克特號和第2克特號來稱呼。

 

您所提的例子是華文作家陶傑的散文,因此入文學類「PL」中(東亞語言與文學),並以「陶傑」的漢語拼音「Tao, Jei」來取類號為「PL2908」(中文文學,1949-2000年之間開始創作且姓氏的拼音在「Taa」到「Taz」的作家)。

 

在類號「PL2908」下有一排說明:「The author number is determined by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ame」,「Tao」的第3個字母為「o」,所以在為其取第1克特號(文學作者專號)時,克特號以「O」為開頭。「O」後面的數字,理論上會以姓名中第3個字母後面的字母來取號,不過實務上,我們通常會先查2個參考工具來做決定:

 

1)  LC Authorities(https://authorities.loc.gov/webvoy.htm)

 

由於文學作者專號大多會參考美國國會圖書館(LC)給的號碼,一但給定號碼,該文學作者的相關作品就一律使用該專號,因此為避免與國會圖書館的給號發生太多的衝突,目前國家圖書館在文學作品的給號上,通常會先查詢LC Authorities。文學作者的權威紀錄中,大部分都會有欄位053來著錄國會圖書館給予該作者的專號,以「Tao, Jie」在LC Authorities中查詢,會看到國會圖書館所給予「陶傑」的文學作者專號其實是「PL2908.O217」而非「PL2908.O153」。

 

2)  LC WebPac(https://catalog.loc.gov/index.html)

 

若是LC Authorities中沒有為該位作家給定文學作者專號,或是甚至連該位作家的權威紀錄都沒有時,以目前國家圖書館的作法,會前往LC WebPac去查詢國會圖書館的Shelflist(國會圖書館館藏目錄的類號或索書號排序),來決定該位作家的文學作者專號。

 

我們以另一位作家「王大閎」為例,「王大閎」的拼音為「Wang, Dahong」,其類號為「PL2919」,第1克特號依名字的「Da」以「D」為開頭,再以「PL2919.D」到LC WebPac中做索書號的瀏覽,並沒有找到這個作家的相關圖書,但若依作家姓名的字母排序來看,可以發現「Wang, Dahong」應該介於下面2個作家之間:

 

作家姓名(拼音)

LC所給的文學作者專號

Wang, Chunyu, 1937-(王春瑜)

PL2919.C895

Wang, Dahong(王大閎)

(LC沒有這位作家的書)

Wang, Deyuan, 1977-(王德遠)

PL2919.D394

 

因此,我們為「王大閎」這位作家所取的文學作者專號為「PL2919.D35」,讓「Wang, Dahong」可以依字母順序排在「Wang, Chunyu」和「Wang, Deyuan」2位作家之間。至於D後方的數字要如何給並沒有絕對的規則,原則上依LC Cutter Basic Table給號(https://www.loc.gov/aba/pcc/053/table.html),並參考LC WebPac的Shelflist做合適的調整,且能預留號碼空間給未來其他的作者即可。以「Wang, Dahong」為例,克特號D35就是依LC Cutter Basic Table決定數字部分的,但若萬一在LC WebPac上發現PL2919.D35已經被使用於其他作家的專號了,那麼就必須再依「Wang, Dahong」與該位作家姓名的字母順序,決定克特號的數字是要往前調整或是往後調整。

 

除了上述2個參考工具外,也有圖書館是依據自己圖書館館藏Shelflist的類號排序來決定文學作者專號,因此會和國會圖書館的給號略有不同,這可視貴館在編目上的政策來決定如何操作。

 

至於第2克特號的部分,您說得沒錯,確實是取自書名「小奴才的修煉之道」的拼音「Xiao nu cai de xiu lian zhi dao」,因為在類號「PL2908」之下,會對每位文學作家再依P-PZ40做複分:

 

與該文學作家有關的作品類型

P-PZ40複分

該作家的合集(Collected works)

不需給第2克特號,直接在文學作者專號之後加年代即可。

該作家之合集或選集的翻譯

依翻譯的語言給第2克特號,但第2克特號須落在A199-A59之間。

該作家的選集(Selected works)

給予固定的第2克特號A6,並加年代做排列。

該作家的個別作品(Separate works)

依各作品書名取第2克特號,但第2克特號須落於A61-Z458之間。

有關該作家的傳記或評論

依該書的Main Entry取第2克特號,但第2克特號須落在Z4581-Z999之間。

 

 

以您所提的書來說,由於該書是陶傑的個別散文作品,因此以書名來取第2克特號,以「Xiao」的第1個字母「X」做為克特號的開頭,並依克特表來取數字部分的號碼。同樣地,第2克特號的數字部分一樣可視貴館館藏Shelflist中「陶傑」這位作家的所有個別作品的題名字母排序來做調整,這個例子中應是以LC Cutter Basic Table來取號,並且可能是根據該館的Shelflist做過調整的號碼。

 

以上簡要資訊提供您參考,希望對您的學習能有所幫助,也很歡迎您一起加入學習國會圖書館分類法的行列。

 

國家圖書館館藏發展及書目管理組敬覆

 

答覆時間 2018-05-22 12:01:07
分類法 美國國會圖書館分類法


回上頁